您的位置:財經 要聞 / 產業 / 國內 / 國際 / 專題 / > 365視界:臺灣樂團闖大陸

365視界:臺灣樂團闖大陸

2019-03-14 08:55? 來源:北方公園NorthPark 本篇文章有字,看完大約需要 分鐘的時間

來源:北方公園NorthPark

財經365(www.lhqras.tw)訊:臺灣樂團“落日飛車”又要來大陸巡演了。這次他們打出了一張“愛情牌”,把票價定在 214 元,比去年巡演翻了一倍。微博上歌迷們哀嚎:“火了火了,看不起了。”

365視界:臺灣樂團闖大陸


火了是真火了。不只落日飛車,過去一兩年有很多臺灣獨立樂團在大陸打響知名度。“茄子蛋”的《浪子回頭》,在抖音上的同名話題有超過 5 億次播放。視頻內容除了茄子蛋演出現場的集體大合唱,還有很多音譯歌詞的教學視頻。


部分自詡“小眾”的歌迷在網易云的評論里高呼:抖音別動這首歌求求你了。


“草東沒有門票”就不用說了。


不管小眾青年們愿意不愿意,從草東沒有派對開始,落日飛車、Deca Joins、Hello Nico 、告五人、老王樂隊、茄子蛋等臺灣新生代獨立樂團,成批成批地通過新興傳播渠道走進大陸聽眾的視線。


在媒體“灣灣獨立音樂速報”的統計中,2018 年約有 80 組臺灣獨立音樂人來到大陸巡演,不少樂團創下了場場售罄、一票難求的成績。


這種盛況在此前從未出現過。不夸張地說,過去的 2018 是臺灣獨立樂團的大陸元年。


臺灣樂團的大陸路徑,在這批樂團出現之前,只有一個清晰的例子:五月天。


作為臺灣唱片工業下最成功的樂團,五月天從無名高地登上了鳥巢,中間是他們向主流樂壇靠攏所付出的不懈努力。以至于直到今天,關于他們太商業、“偽搖滾”的爭議從未平息。


上周我們寫吳青峰,也提到蘇打綠休團后,獨自來大陸發展之后他舍棄了原先屬于他的、獨特的部分表達。


但新生代的這批臺灣獨立樂團,似乎逃過了這個魔咒。他們不用唱正能量金曲,也不用上綜藝節目賠笑。


他們只是做自己擅長的東西、表達自己原先就在表達的關懷,就獲得了一張大陸市場的門票。


為什么?


1


草東那句“我想要說的前人們都說過了”,也許是在說,臺灣年輕人是做出過改變世界的努力的。


在五月天登上金曲獎舞臺之前,濁水溪公社就是地下樂團的代言人。


濁水溪是真的硬,除了日常在舞臺上罵臟話、砸樂器,還在藝術祭上用優酪乳灌過腸。


成員左派、小柯因為放火燒學校、帶著臺大同學去墓地偷死人骨頭做裝置藝術被開除后,不久又重新考進了臺大的物理系和法律系繼續作。


這個樂團在90年代放出的口號至今也不過時:我們永遠與同性戀者、吸X者、變性者、精神分裂者、殘障者、智障者、發霉的面包、有皮膚病的狗、挨媽媽打拿不到零用錢的小孩、工人、農人、窮人、64歲還看不到少年快報的老人、戀糞者、戀吻者等社會底層的弱勢站在同一處默默凝聚!


分水嶺出現在千禧年,亂彈、四分衛、五月天、脫拉庫同時入圍”最佳重唱團體“,最終由亂彈拿下該獎,主唱阿翔在接過獎杯時高呼:樂團的時代來臨了!


這四個樂團和董事長樂團在中正紀念堂舉辦了“世紀 Band 搖滾”演唱會的第二年,金曲獎設立了“最佳樂團獎”,五月天獲得了第一座獎杯。


但從大陸向這個“樂團時代”往回看,真正留下一筆的只有五月天。其他樂團或成員離團,或解散重組,再沒有回到過當年的勢頭。


究其原因,大概是如當年地下音樂人diss五月天時所說,這個本該反抗體制的樂團被體制內的金曲獎“收編”了,他們歌唱愛與和平,表達正能量,不斷向主流靠攏。


與五月天“對立”的董事長選擇保持“在地”,繼續創作與本土化的音樂,在成軍二十多年后,今年接棒后輩草東拿到了“最佳樂團獎”,但在大陸他們基本沒有聲量。


對于他們那一代樂團來說,主流或獨立,這是一個單選項。


還好新一個十年到來時,互聯網的發展直接讓傳統唱片工業敗落了,也為音樂人提供了新的傳播空間,就算沒有簽約傳統大型唱片公司,一首歌也可能火遍大江南北。


除非一個樂團硬要呆在地下,不然就會被各種獨立廠牌、獨立音樂平臺,甚至是政府挖出來。


從2007年開始,臺灣文化部每年出錢出力支持獨立音樂發展,不僅出臺了“硬地(臺譯indie)音樂錄制推廣補助案”,還特地設立了金音獎,按音樂風格分出了各類獎項。


樂評人馬世芳說過一個真事:香港、大陸的音樂人都羨慕死臺灣了。辦音樂活動、出唱片,政府還有補助。大陸的朋友來這邊看演出,看到前排坐著長官,居然不上臺致詞,還把表演從頭到尾聽完,都覺得太不可思議了。


在這樣的獨立音樂土壤下,臺灣近幾年還有“農村武裝青年”這樣專為政治而生的樂團存在。


“農村武裝青年”真的來自農村,主唱阿達在樂生療養院表演時結識了剛出獄的楊儒門,這個被稱作“白米炸彈客”的楊儒門為了反對臺灣稻米的進口,維護本土農民的生活,在一年之內炸了臺北17次,每次都在爆炸物上放有抗議字條。


阿達為了向炸彈客致敬,直接組了樂團“農村武裝青年”,制作了一張叫做《干!政府》的專輯,用臺語描寫對社會不公平的憤怒,和自己對土地的情感,在各種農村運動、農村文化節上表演。


2010年,在國光石化環境影響評估會議中,主唱阿達拿著木吉他對著總經理曹明彈唱自己的作品《白海豚之歌》,提倡保護彰化海岸的生態系統,曹明以“超過三分鐘”為由要求阿達下臺,阿達說,“你尊重我身為一個歌手的專業”,一直瞪著曹明唱完了歌。


而和董事長樂團的命運一樣,阿達在臺灣混得風生水起,而在內地卻無人知曉。


在阿達離開居住了15年的臺北,在老家租了一座三合院居住下來,將“身體革命”變為了“生活革命”的2016年,草東沒有派對發行了第一張專輯,變身“草東沒有門票”,臺灣魯蛇一代走向了大陸。

閱讀了該文章的用戶還閱讀了

熱門關鍵詞

為您推薦

行情
概念
新股
研報
漲停
要聞
產業
國內
國際
專題
美股
港股
外匯
期貨
黃金
公募
私募
理財
信托
排行
融資
創業
動態
觀點
保險
汽車
房產
P2P
投稿專欄
課堂
熱點
視頻
戰略

欄目導航

網站首頁
股票
學股
名家
財經
區塊鏈
網站地圖

財經365所刊載內容之知識產權為財經365及/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未經許可,禁止進行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等任何使用。

魯ICP備17012268號-3 Copyright 財經36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復制必究 Copyright ? 2017股票入門基礎知識財經365版權所有 證券投資咨詢許可證號為:ZX0036 站長統計

新聞報道 鹿晗 畢業生 最红资料公式七肖至二肖中特